相关文章

90后啤酒精酿师:砸百万元自酿啤酒 年产千吨

郑焕良是一位90后创业者,来自山东潍坊的他,如今在青岛开起了酿酒坊,卖起了精酿啤酒。“一开始肯定是不赚钱啊,有时候客人来店里,精酿啤酒这个概念就要解释半天。”作为一名90后创业者,郑焕良的身上有股子闯劲儿,在决定来青岛开店前,也没详细调研过青岛市场,一开始就砸进去了160多万的启动资金,这里面有他自己攒下的老本,也有亲戚朋友对他的殷切期望。【减法日记·原创作品】

“我对青岛有信心,爱喝啤酒的人肯定会明白好酒的价值。”尽管创业初期经历了一段惨淡经营,但随着精酿啤酒的概念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,焕良店里的回头客也多了起来,不久前,华纳兄弟电视集团丹麦公司纪实旅游系列片《啤酒改变世界》剧组还找到了他,他的酒作为青岛的代表露了回脸。曾经的小作坊,现在也变成了一座年产千吨的精酿啤酒厂。

焕良的酒厂位于市北区的纺织谷,不用导航,一路闻着麦香味就能找到。老纺织厂改的厂房,层高12米的车间里摆满了各种口味的酿酒设备,即便是个不喝酒的人看见这些家伙,心里也能有种说不出的痛快。黑框、偏分、大长腿,单说焕良这扮相,很难跟他酿酒师的身份联系起来。“酿酒我算是半路出家,我专业学的是国贸。”谈起自己的酿酒生涯,焕良说他当年是被大学老师的一杯自酿啤酒给带上了车。

别看焕良外表斯斯文文,但他在读大学的时候就是个爱折腾的主儿,先是打工,有了点积蓄之后就盘下了一家小饭馆,在校门口做起生意,店里常来光顾的大多是学校里的老师同学,而在这些熟客中,有一桌客人让他格外好奇。“他是我们食品化工专业的老师,每次来吃饭总是自带酒水,是那种市面上买不到,刚从实验室做出来的啤酒。”焕良说,因为跟老师也比较熟,他也跟着尝了几次,就是这一杯酒,彻底颠覆了他对啤酒的认识。

说酒瘾发作也好,说看准啤酒商机也罢,总之在尝了老师的酒后,他就彻底成了老师的人,跟着这位师傅学了全套的酿酒工艺,毕业后更是干起了啤酒设备销售的工作,把国产设备卖到欧美,两年的时间,他积攒了经验和启动资金,认识了不少欧美酿酒界的大咖,学到了不少手艺。2015年他辞掉了工作来到了青岛,决心在这个啤酒之都打响自己的招牌。

梦想、初心这种东西谁都能有,但是想让它生根发芽,少不了心血和金钱的滋润。焕良来青岛开店,前后投了160多万,其中一多半是自己做生意打工赚下的,剩下的一部分都是向亲戚朋友的借的,对他来说,一旦失败就是“无颜见江东父老”的死局。

创业之初,焕良就决定走精酿的路子,坚持只用水、啤酒花、酵母、麦芽这些最纯粹的原料。“虽然中国的酒水消费市场很大,但是口味相对单一,而口味单一的原因就是我们的原料生产太过单一。”焕良说,国内的啤酒花、酵母厂家换来换去就是那几个口味,走量没问题,但是要做走心的产品,远靠不上,在这种情况下,他把目光瞄准了国外市场,开始从欧美进口啤酒花、酵母、麦芽,丰富自己的产品线。

“青岛人会喝,一旦他们尝过什么是精酿,就会爱上这种口味。”在创业的初期,焕良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向客人解释什么叫精酿,精酿跟其他啤酒有什么不同,慢慢的客人们爱上了这些苦味、酸味、牛奶味、咖啡味、焦糖味、苹果味、青稞味的啤酒,焕良的生意也有了起色。

“差不多一年之后吧,就实现了盈利。”焕良说相比于工业化啤酒,精酿啤酒的成本和附加值都很高,一杯500毫升的啤酒卖到三四十块钱以上,而一瓶普通啤酒在餐厅就卖八块到十块,而据他估计精酿啤酒只占国内市场份额的1%,但是增长率和利润率相当高,未来的市场一定会有他的一席之地。

“我们已经开始向超过十家的餐厅供酒,并逐步拓展高端酒店市场,电商也有涉及,微信上就能买我们的酒。”对焕良这个爱酒的人来说,他的梦想是让青岛的啤酒文化更进一步,不仅仅人人会喝,还要人人会品、人人会酿。在焕良看来,酿酒就像做菜一样,每个家庭有每个家庭的口味,不一定非要分出孰优孰劣,但是百花齐放总是要好过一枝独秀,设想下,某日有朋自远方来,作为东道主青岛家庭,能够拿出自家酿的啤酒招待客人,这多有面!